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玄幻魔法 -> 天幕神捕-> 第五百五十九章 军演

第五百五十九章 军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地底溶洞四通八达,形似迷宫却胜似迷宫。宁月在溶洞中根据玄阴教留下的蛛丝马迹,依旧走错了好几次路才算找到了正确的同道。

    眼前的光明仿佛是地狱通向人间,宁月冲破洞口之后,眼睛顿时被刺眼的阳光刺得有些不适宜。微微眯了眯眼睛,慢慢的环顾四周。

    “竟然都天亮了啊……这里应该是……”宁月的眼神猛的一缩,心底的不安也顿时升起。此处位于白垩岭的东部二十里,也就是说玄阴教的确已经冲出了自己的包围圈。

    而东边二百里是玄州,东北三百里是凉州。虽然设立了关卡,但玄阴教有数千人,就凭天幕府设立的关卡还拦不住这么多人同时冲击。天幕府所有的精锐都投入到了四面楚歌之中,此刻在命他们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宁月身形激射,化作流星向东边御空而行。而与此同时,一道信号激射而出向另一边的追月传讯令他立刻带领天幕府精锐赶来支援。

    一连行出一百里,宁月才从空中落下。虽然武道高手可以御空,但对于精神力的消耗却也极其恐怖。所以,在御空飞行了一百里之后,宁月却又不得不落下做短暂的休息。

    宁月的眼睛扫过四周,顿时眼神一亮被道路边树林之中的异常吸引了目光。宁月身形闪烁,来到小林子之中。十几个巨大的火堆散落在林中。

    看着火堆的规模,这群玄阴教余孽应该也是在这里生火做饭。而从火堆熄灭的时间,土地的余温来看,这群玄阴教叛逆离开的时间还没有两个时辰。

    再过一百里就是玄州,而且边境关卡处也没有传来有人强行闯关的讯息,看起来一切还来得及。宁月确定了方向之后,身形再一次爆射向玄阴教主追去。

    一次闪烁,便行径百丈,几乎瞬息之间就是数里距离。但是,在奔出五十里的时候,宁月却不得不再一次的停下脚步。眼前的道路,却是让宁月万分的为难。

    一条直道分成了两条,一条直通玄州,一条直通凉州。而宁月却只有一个人,去了凉州就无法追击玄州。按照正常来说,玄阴教应该会绕道玄州之后在迂回进入凉州。但是,玄阴教余孽的数量,实力都足以直接闯关进入凉州。无论哪一条道,都有极大的可能。

    “驾——驾——”正在宁月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宁月抬眼望去,只见十几匹快马在官道之中飞驰。挥舞着马鞭看起来十万火急的样子,见到宁月也丝毫没有放慢速度而是直直的冲来。

    宁月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因为眼前人的装扮竟然是大周皇朝步兵的制式装扮,而且每人身后插着三面旗帜,看起来军情紧急的样子。

    大周皇朝四海承平,虽然北地三州与北部草原常有摩擦,但那也是北地边境。这里是在荒州以北,就算有战事也蔓延不到这里,眼前的兵卒如此急切,难道有大事发生。

    “让开……让开——”在距离宁月百步的时候,对面的将士开始挥舞着马鞭对着宁月喝道。

    宁月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战马,心底更是疑惑。这些战马可是罗天成将军麾下的战马,因为宁月去过罗天成的军营,所以也见过。罗天成的战马,每一个胸口位置都会烙下一个烙印,以防止战马流落民间。

    战马越来越近,宁月却不为所动,不仅如此,竟然还伸出了手企图拦下飞驰的战马。马背上的兵卒再一次呵斥,但宁月依旧不为所动。

    “律——”在离宁月只有三步的时候,战马猛然间扬起脚,几乎扫过宁月的面门立了起来。马背上的兵卒似乎也被战马弄的措手不及,毫无防备的一溜烟从战马上滚下来摔了个狗吃屎。

    “混账……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妨碍军务?别以为是天幕府的捕快,军法就治不了你,延误战机,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摔倒在地的兵卒利索的爬起,不顾身上的烟尘直接指着宁月的连破口大骂。而身后的几人也闪电般的下马,排成一排大步跨出腰刀出鞘。

    不愧是大周最顶尖的部队,动作划一整齐,气势迫人给人一种杀伐果断的感觉。尤其是腰刀出鞘之后,那一排兵卒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的起来,满脸的杀气仿佛要溢出身体。

    换做正常人,这样的架势往前面一站足以吓得魂飞魄散。但宁月只是满脸堆笑的抚摸着眼前似乎被吓着的战马,轻柔的安抚着。

    默默的转过头,宁月戏谑的看着这个破口大骂的兵卒,“此地尚在荒州,而且据我所知朝廷并无战事何来的延误战机?倒是你们,大周军法,唯有战事,各镇军将不可随意出入军营,每月只有两日轮番休沐。

    离开军营,需便服不可携带任何军用之物。你看看你们,战马,军服,令旗,战刀。可真是一个都不少啊,别告诉我你们这是在打战?”

    “正是在打战?”那人一见宁月如此镇定,眼神也微微眯起变得凝重起来,但也没有了之前这么盛气凌人的威势。

    “军法有令,打战之前,需事先疏通百姓。我身在天幕府,却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讯息,你们还说在打仗么?”宁月缓缓的掏出怀中的鬼狐令牌,“天幕府封号神捕鬼狐,现在你们可以和我说实话了吧?这么行色匆匆的样子,到底为了什么?”

    看到宁月拿出鬼狐令牌,一队兵卒顿时脸色变了。身后的一众将士也将腰刀归鞘。按正常职权,天幕府是无权过问军队的事务,军队独立于三阁六部之外,一切轨迹自行运转。

    但封号神捕却是不同,封号神捕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代天子行走天下。只要拿出封号神捕令,他就是皇命钦差。所以宁月询问这个问题一点也不为过。

    “原来您就是鬼狐神捕,兄弟几个刚才多有冒犯请神捕恕罪!我们的确在打仗,但是却是练兵实战。我们将军是罗大帅坐下上将,正在与黑凰将军模拟实战练兵。

    我们奉将军之令从荒州迂回潜入玄州打探黑凰将军的兵力布局。所以才说……军情紧急,请鬼狐大人恕罪。”

    “哦?原来是军事演习啊!不过演习也是实战,你们说的没有错。”宁月淡淡的收起令牌,突然脸色一变,“等等,你们从荒州过来,可曾见到一群差不多数千人的人流?”

    几个兵卒相互对视的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大规模的人流,但三三两两的难民还是见到不少。原本我还以为只有凉州受到了荒灾影响皆是难民,想不到荒州也有啊。”

    “难民?”宁月的目光闪动,最终脸色一变暗叫一声不好。这群玄阴教余孽竟然化整为零,分散开来。而后肯定约定好集结的时间地点。北地地域辽阔,数千人聚在一起很是扎眼,但一旦分散就像雪花落入河水中一般无影无踪。

    如果他们真的化开,就算天幕府成功赶到也抓不住几个,说不准还会打草惊蛇让他们躲起来。这群玄阴教余孽,怎么就这么恶心人?宁月心底愤恨的想到。

    突然,一道灵光仿佛闪电一般流过脑海。宁月猛然间抬头看着眼前的将士,“你们将军的军营落在哪里?有多少人马?”

    “这……”对面的兵卒犹豫了起来,看向宁月的眼神也有些不善了起来。这些问题可是机密问题,这让他们不得不警惕宁月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看到他们的这个眼神,宁月也瞬间明白了。苦笑的摇了摇头直言到,“你们常年在北地,玄阴教应该也知道吧?我奉命剿灭玄阴教,但想不到荒州的玄阴教叛逆极其的狡猾,竟然冲出了我们天幕府的包围圈。

    你们之前看到的那些难民也不是什么真的难民,而是玄阴教余孽假扮的。现在他们化整为零,只有将他们像赶鸭子一般重新聚拢过来才能拿下。

    而我们天幕府人手不足,所以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故而我才询问你们有多少人马,坐落于何处!”

    “原来如此,我们军营唯一东边一百二十里处,人马五万。而在我军营西南五十里处,则是黑凰将军的人马,大约也是五万人。”那名兵卒在听到宁月的解释之后也不矫情的直接说道。

    “那太好了,玄州,凉州,再加上我们身后紧跟而来的天幕府精锐,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呈三角包围之势。哈哈哈……玄阴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天意啊!逃出了我们的包围圈,竟然落入了军队的包围圈之中。几位大哥,立刻带我去见你们的将军,我有要事相商……”

    “那个……军法如山……我们的任务是……”

    “还什么军法如山啊,现在是皇命如山,你们那是演习,我现在可是真正的打战啊!你说你们演习赢了有军功么?剿灭玄阴教叛逆,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军功!”

    宁月的话刚说完,对面的几个兵卒眼睛顿时变亮了。演习只是演习,就算违抗的军令,了不起几十个军棍。但要是立了军功,这可是升官发财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