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散文诗词 -> 家姬-> 番外一 二少爷的恶趣味

番外一 二少爷的恶趣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整整一个下午,苏谨晨一直魂不守舍。

    从收到家书到现在……他还没有从书房里出来过。

    苏谨晨失神地望了眼窗外。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夕阳顺着开启的窗子流泻进来,在地上投下淡淡华彩。香炉里升起轻烟袅袅,似两只翩然起舞的蝴蝶,在空中纠缠,盘旋……最终却都隐匿不见。

    一切像是被笼罩在轻纱薄雾之下,如梦似幻,却又美好静谧得好不真实。

    就像一场梦。

    苏谨晨看着缕缕轻烟,怔怔地想。

    是啊……

    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又何尝不像是做了一场美梦?

    可现在,当他们重回到现实中,当家族的使命与期许重新摆在他们的眼前……

    他还能那么坚定地说——“我想要你”么?

    她不知道。

    她甚至不敢知道。

    苏谨晨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呆坐着,直到丫头们进来掌灯,才恍恍惚惚发现——

    天,居然已经全黑了。

    “夫人,”一个模样齐整的小丫头走进来,恭恭敬敬朝她行了礼,笑眯眯道,“大人说请您现在过去馥香苑一趟,他正在那里等着夫人。”

    苏谨晨这才回过神来,不由问道,“馥香苑在何处?”

    他们目前暂住在翟凤楠府中一处空置的院落,虽往来十分方便,可到底不比自己家里,苏谨晨平日也甚少出去走动。这时忽然听她提起,不免就有些诧异。

    小丫头抿嘴一笑,“夫人且随奴婢来吧,奴婢带您过去。”

    @@@@@@@@

    曲径通幽。

    馥香苑倒是一处极静的所在,一路上花香四溢,也真当得上“馥香”二字。

    心不在焉随着那小丫头拐过弯弯绕绕的青砖小路,眼前景致越发开阔,却见不远一处小小庭院,映入眼帘。

    “夫人,”小姑娘笑盈盈把手里的灯笼交给她,“大人就在里面,夫人请进吧。”

    苏谨晨淡笑着点了点头,提起灯笼,向那处庭院走去。

    绯色的裙摆无声划过光洁的地面,像暗夜里悄然绽放的花。

    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也不知在思索了一个下午以后,他到底做了怎样的决定……她只是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无从更改的方向走去……

    大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

    苏谨晨呆呆定住。

    明明已是夜晚,院子里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一眼望去,到处是绚丽璀璨,五彩斑斓,俨然是个小小的灯会!

    苏谨晨怔怔走进去,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挥着翅膀的彩蝶,又肥又圆的兔子,各种造型新巧别致的花鸟……

    而整个园子里,则开满了淡粉色的夕颜花。

    “砰——”

    鲜红的光圈瞬间在头顶炸开,好似把石子扔进平静的湖面,刹那间在如幕的黑夜里一层层散开,嫩黄,深蓝,玫红,翠绿……五光十色,目不暇接。

    身后绚烂光影照亮男子白皙面容,将他干净清冷的五官度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俊美异常,仿若谪仙。

    火树银花之下,却是他温柔含笑地朝她伸出手。

    她如着了魔,心中纵有万种风情,却偏偏一句都说不出来,只缓缓地,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下一刻,整个人便被他拥进怀里。

    “这样的生辰礼物,晨儿可喜欢么?”

    苏谨晨怔怔看着他,只觉得好像有什么在胸口爆开,从心底涌出,万千的情愫,最后只化作满心的欣喜与感动……

    半晌,她才轻轻点了点头。

    “那……”他清了清嗓子,笑问,“晨儿就没什么表示么?”

    苏谨晨茫然抬起头,璀璨星光在她明亮的眸子里映出动人神采……她郑重道,“我很喜欢。”

    少女呆萌的表情顿时取悦了他,陈逸斐笑着从怀里掏出个锦袋,“看来夫人对我今晚的表现还不算满意,不知再加上这个,够是不够?”说话间已经把东西放到了苏谨晨手上。

    她微微一愣,好奇地接过来打开。

    素色的锦袋里装着一个通透润泽,晶莹细腻的玉娃娃。

    那娃娃手里捧着一朵小花,肉嘟嘟的小脸上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细看之下,她眸子里还藏着两包眼泪,樱桃般的小嘴委委屈屈地瘪着,好不惹人怜爱。

    苏谨晨心头一滞,灼热的液体瞬间烫红了眼眶。

    她忙垂下脸,紧紧把那娃娃握在手中,只装出一副细细观赏把玩的模样。

    陈逸斐半天不见苏谨晨回应,本来还颇有些轻松得意的脸上也渐渐流露出几分紧张小心的神色。

    其实也实在怨不得他多想,且看看他送苏谨晨这几次礼物:

    第一次的缠糖——压根没送出去;

    第二次买灯笼——把胳膊整折了;

    第三次亲手编的花环还有他准备了一上午的情话——直接把苏谨晨气跑了;

    这次——难不成又不合她心意?

    陈逸斐又等了一会,见苏谨晨仍没有要理他的意思,终于自己先绷不住了,讪讪道,“原是想送你件特别些的礼物,又不知你喜欢什么……这娃娃是我亲手雕的,虽不比外面的精致,却真的花了我好多心思,今天更是雕了一个下午,你要是——”

    苏谨晨忽然抬起头,怔怔道,“你今下午……一直在做这个?”

    “是啊,”陈逸斐正要点头,却见苏谨晨泪盈于睫,竟难过得像要哭出来,不由一愣,还没来得及张口——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少女把脸埋进他怀里,竟嘤嘤哭了起来。

    陈逸斐目瞪口呆,也不知她这是怎么的了,只得莫名其妙地抱着她哄道,“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你也知道,两日后我就要去杭州了,我想在临走前给你把生辰礼补上……”

    “我……我还以为……”苏谨晨羞愧得说不下去,双臂却把他抱得越发紧了。

    陈逸斐听出她话里有未尽之意,微一忖度,不由严肃地把苏谨晨拉开段距离,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问,“你以为什么?”

    苏谨晨眼里含着泪,小脸上还挂着泪珠,就跟他雕的玉娃娃一般。“我听说你今天收到家里的书信……所以……”

    他挑了挑眉,声音微冷,“所以如何?”

    苏谨晨见他脸色渐沉,咬了咬唇,低着头不说话了。

    “谨晨,你在害怕什么?”他却不肯罢休,伸手提起少女小巧的下巴,逼着她与自己对视,“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么?你说过会相信我的话,也都是假的么?”

    “我信你……”苏谨晨红着眼摇摇头,“……我只是,不相信自己。”

    他默默看了她一会,最终却只是深深叹了口气,重新把她揽到怀里,“傻瓜。”他沉沉道,“你既然担心,又为何不早点来问我?你听好了:家里没有反对我们的婚事。母亲还说,过几日会把芷兰几个一并送过来,专门照料你的饮食起居……”

    “真的……真的么?”她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襟,生怕自己漏听了哪个字,“二夫人当真同意了?”

    陈逸斐哑然失笑,“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感受到怀里绷紧的娇躯终于松缓下来……下巴在少女柔软的发丝上轻蹭了蹭,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却已是清朗温和一片,“只不过府中素来事务繁杂,老三又刚娶亲……家里如今也不知是个什么光景。我想着等这次回去,就寻个外放的差事,先出去历练上几年……到时你也一并陪我去任上,你说好不好?”

    苏谨晨正满心欢喜,自然想都不想就点头道,“嗯,你去哪我就去哪!”

    “这就乖了。”陈逸斐满意地亲了亲妻子嫣红的脸颊,这才正色道,“那咱们现在就来好好清算一下,刚才你冤枉我这笔账吧。”

    “……”苏谨晨羞赧地抿了抿唇,轻声道,“先前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他浓眉微挑,靠近她,“就只这样?”

    苏谨晨不解地看看他,想了一会,这才轻垫起脚尖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

    “你送的礼物我好喜欢……别生我气了行不行?”少女声音软软糯糯,又带着点哭后轻微的鼻音,听得人心都化了。

    他本来还只想逗她一逗,这般被苏谨晨无心一撩,顿时生出些旁的心思,故作一本正经道,“难为我为这‘蠢娃娃’忙了半日,某人却只知道胡思乱想——一个吻肯定是不够的。”

    苏谨晨不疑有他,心里又当真歉意得很,遂乖乖道,“那怎么才够?”

    他装模作样思考了片刻,才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苏谨晨的脸顿时红到耳朵根儿。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眼睛四下看了一圈,拨浪鼓似的摇头,“这里不行……要是待会被人撞见……”

    “这院子没有别人……就咱们俩。”他低头在苏谨晨脸上细细密密地吻着,还故意在她敏感的颈间轻轻舔了两下,“……行不行?”

    苏谨晨身子一麻,忍不住伸手推拒。“都说了不行……”

    “我马上就要走了,”陈逸斐低低喘着粗气,微凉的手不着痕迹地探进她的衫子,嘴上却可怜兮兮道,“这一走,也不知还要多少日子才能见上一面……晨儿就不会想我么?”

    想到离别在即,苏谨晨心头何尝不是百转千回,推搡他的小手不觉渐渐松了下来,“我也舍不得你……”

    见时机成熟,他索性不动声色抱着苏谨晨在石凳上坐下,让少女跨坐在自己怀里,一边继续抚摸着怀里的娇躯,一边哑声蛊惑道,“……那晨儿难道就舍得,在我临走之前,连这么点小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么?嗯?你舍得么?”

    苏谨晨心下愈软,不知不觉薄衫已经被他褪下肩头,露出里面嫩黄色的肚兜,“可——可万一……”

    “没有万一。我一早就安排好了……我要为你庆生,谁敢进来?”他咬着苏谨晨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耳垂,手轻车熟路地从少女肚兜的一侧钻进去,握住其中一只玉兔,在手心里轻轻揉弄,“好不好,晨儿……就一回……好不好?”

    奇异的感觉迅速遍布全身,苏谨晨娇喘地靠在他怀里,双手无力勾住他的脖颈,满面酡红,“就……就一回。”

    话音刚落,胸前骤然一冷——

    嫩黄色的肚兜随手被拂到一片夕颜花上……

    过不多时,院子里响起让人脸红心跳的婉转轻吟。

    鸳鸯交颈,良宵苦短。

    @@@@@@@@

    “爷,您看这个——”

    翟凤楠搁下笔,“这些都是这几日陈大人的花销?”

    “可不是?”管家心疼道,“光玉就雕坏了两块,这还不算花草,灯笼,焰火——”

    “我当是什么要紧事。”翟凤楠无所谓地笑了笑,大手一挥,一脸慷慨道,“明日你就去找他要钱吧!”

    “啊?”管家一愣,“哎!哎!”他还怕自家大爷脑子一抽,又要白送人家呢!

    这孩子,长大了啊!

    老人家得到满意的答复,终于兴高采烈地被他打发走了。

    漫天的礼花五彩缤纷,照亮了清冷的屋子。

    翟凤楠意兴阑珊地扫了眼窗外,伸手捏了捏鼻梁。

    明知道他常年清心寡欲,还非要在他眼皮子底下秀恩爱……

    活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