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第493章 威风丧尽

第493章 威风丧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正是吃饭的点儿,温煦自然要留两位老堂哥在家里吃饭,不过两人称家里都做了饭,很快站了起来告辞而去。

    望着两位老堂哥离开的身影,师尚真对着走回来的温煦说道:“呆的越久我越是喜欢这里?”

    这一句话弄刚进了门的温煦有点儿没头没脑,于是问道:“这怎么说?”

    “有人情味儿,不像是别的地方,大家看起来关系挺好的,但是其实不过是走个过场,自家大门一关谁又认得谁啊”师尚真说道。

    温煦闻言笑着说道:“你这是真的受了怀孕影响了,一下子居然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对了,我刚才和二哥说了,咱们先不管你们家那边办不办和怎么办,咱们这里摆上三天大席!”

    “你钱多烧的啊?”师尚真听了笑道。

    温煦直接点了点头:“也不是烧的,咱们俩这辈子就这么一次,不得搞的隆重一点儿哪里能成,原本我和二哥说了不收份子,不过二哥不乐意,按着我的想法别说村里的就是来的客,只要说声新婚快乐不随份子也能入席,咱们办婚宴不是图的赚钱就是图个喜庆和热闹,你说是不是?”

    师尚真看温煦的高兴劲儿,再想着家里藏着的那一票子钱,两口子谁都是大手花钱的人,于是点头说道:“行,你要是喜欢就按你的办,不过我跟你说千万别搞什么闹洞房,我可不知道我忍不忍的了这个!”

    “谁闹你啊?你听说过哪个侄子闹婶子的没有?就算是几个老哥哥,最小的也都是五十开外了,唯一可能闹的也就是严冬这些个人,不过都是有分寸的”温煦笑着说道。

    老实说对于闹洞房这个习俗本身温煦没什么反对的,这习俗其实是个挺喜庆的事情,大家咬个苹果之类的,洒把花生枣子也是对于新人很好的祝福。

    但是现在有一些人,可能是因为自己本身性压抑太久了,或者心里有什么心理疾病,把闹洞房这个挺美好的事情弄的龌龊不堪,很多地方一到了闹洞房几乎就变成了色情狂和咸猪手聚会。

    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对着伴娘甚至是新娘肆无忌惮的伸手,如果是温煦的话肯定是忍不了的,直接掀桌子开干直接让这些所谓的王八蛋朋友和亲戚去死!当然了温煦不相信有谁敢对着师尚真伸手,就她的性子,眼真的瞪起来,温家村一大半的人腿都得打哆嗦。

    “那是最好,不过之前你得和他们说好了,别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翻脸的”师尚真对于这东西也是痛恨到了极点。

    温煦笑着摆手说道:“放心吧,咱们根本就没有这一出,想吃饭的就来,不想吃饭的就回家,想喝酒我觉得估计现在温家村没有几个敢和我喝的”。

    想到温煦喝酒那吓人的功夫,师尚真捂着嘴直乐:“你这胃构造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啊,酒精分解的这么快?”

    温煦笑着耸了耸肩膀。

    就在两人想继续聊下去的时候,屋门开了,杭辰这丫头带着小跑像是一阵小风似的扇了回来。

    “我回来啦!”

    “你还知道回来啊,看看这都几点啦?”温煦伸手指着墙上的钟问道。

    杭辰撇了一下嘴:“摊儿的事情多,今天我们串了一个下午的串儿,看到没,手都串的有点儿肿了”。

    说完丫头还把手竖到了温煦面前。

    温煦一看果然几根手指上都是红道道,一看就是干了很久活的样子。

    “你自己的生意自己不该忙活么?”温煦没有心情去照顾她的小心情。而且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劳动让小表妹知道这世上钱不好赚,虽说温煦肯给表妹钱花,因为她是他这世上缘最亲的亲人了,但是他并不希望小表妹不知疾苦。

    杭辰这边缩回了手,开始嘟囔着:“嫂子怀了孕怎么你心情变得跟被人拿了锥子扎了似的,一碰就跳起来!”

    “你说什么?”

    杭辰摆了下手说道:“没有,没有,我说哥你长的最帅了,温家村的汤姆克鲁斯!”说完丫头就一颠一颠的跑进了厨房,准备洗手吃饭。

    “严冬呢?”师尚真问道。

    温煦一边掏手机一边长叹一口气:“都是大爷,吃饭还得人家通知!”

    手机拨出去,响了几声都没有人接,当温煦等了一分钟再打的时候,院子里传来的严冬声音:“别打啦,回来了,跟个催命鬼似的!”

    人都到齐了,那就吃饭吧,大家围坐在了桌子旁边,没一会儿严冬又出了妖蛾子。

    “我说大煦,这菜也太清淡了一点儿吧,你瞅瞅,清蒸鱼,煮干丝,素三鲜,好不容易有个丸子还是水汆丸子!”严冬说道。

    “明天你自己做,想吃什么做什么!”温煦才不想搭理他,以前穷的叮铛响的时候,半夜抱个方便面啃的都跟小老鼠似的,现在吃这些都抱怨了,放在一年前晚上吃的上这些,估计他连盘子都能啃了下去。

    严冬说道:“明天?明天我就回去了!”

    “不是说多住几天么?怎么这么早要回去?”温煦好奇的问道:“公司出事啦?”

    “公司能出什么事,下午的时候徐悦来电话了,说是她妈和她的姨妈还有她的姨妹一起要来明珠玩!这不,徐悦正在横店拍戏脱不开身,那只得我这个准女婿陪同喽!”严冬说道。

    温煦问道:“你见过她妈没有?”

    “你以为我是你啊,我早见过徐悦的父母了,老太太人挺不错的没什么坏心眼,就是一个爱显摆,这次来明珠我估计得打起精神来把老太太给伺候好喽!”严冬说道。

    杭辰听了插嘴说道:“爱显摆还不是小毛病啊?”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大一就要开车你自己是不是爱显摆?”温煦瞪了杭辰一眼。

    “杭辰要车?”严冬一听立马说道:“想要个什么样的啊,冬哥给你买,等着回明珠上课了我让你悦嫂子和你一块去,冬哥我大方的很,不像你哥小里小气的!”

    “你别费这心思了,家里就三辆车了,随便开一辆走就行了,丫头自己比较喜欢尚真原本的那一辆!”温煦说道。

    师尚真这时插口说道:“那车还是算了,其它两辆你随意让表妹开一辆去吧,我这以后出来进去的,开这两辆怎么都招摇,县里一开会我一个小村长的车一辆换县长的十辆,那不是找人烦么?”

    “你不下下决定在温家村陪我终老了么,开个车怕个啥啊,县长不痛快就让他忍着!”温煦说道。

    师尚真说道:“我不干!”

    “成!成!你是姑奶奶好了吧!”温煦一看媳妇真不干了,只得退让了,现在对于他来说,媳妇心情好那才是天大的事情。

    想了一下自己也好像不太喜欢添越,这玩意太扎眼了,于是说道:“行了,那丫头你以后添越吧!”

    “啊!”杭辰真接有点儿傻了,她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哥两口子会把这车给自己开。

    严冬说道:“也对,女孩子家要富着养,这车一开那些不求上进的屌丝们就不会烦咱们杭辰了”。

    “我每月的生活费连油钱都不够!”丫头扁起了嘴。

    这东西豪是豪,但是这油烧起来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要命的,温煦这是开的少不觉得,要是日常开的话,近二十个的油你说心疼不心疼?

    “这担心个啥啊,等过几天哥给你一张油卡,每个月两千块钱的油,不够你跟我说”严冬一口就把油钱给包了下来。

    “你听她胡说!这丫头每月从父母那里扣一点儿,又从我这里扣一点儿,她要是过不下去了,那学校得饿死一大半的人”温煦一句话揭穿了小表妹的画皮。

    不过杭辰这丫头有点儿好就是脸皮儿厚实,这可不是贬义,现在想在杜会上混,老是揣着一种自高,别说两句就掉脸子的人,那才不好混呢。就像是杭辰这样心态好的,大大方方的那才是有前途呢。如果说温煦没有空间,和杭辰丫头一起混社会,走正道都不定混的过自家这个小表妹,自来熟的性子啊。

    于是一顿饭下来,杭辰这小丫头就成了豪车一族,吃完了饭居然热情的包了洗碗的活儿,洗好了之后拿到了车钥匙就开始抱在怀里傻乐。

    第二天一早,天刚濛濛亮,温煦把给赵德芳孩子的高顶婴儿床给塞进了严冬的车里去,亏得这货的车是中型SUV,小一小都放不下几根主架,就算是这样,他的副驾驶也不可能坐人了。

    “我这是豪车,不是货车!为什么就不能让公司的车带,非要让我带去?”严冬望着自己的车子被塞成了这样有点儿不满。

    温煦啪了拍手:“我出力出料,你出点儿苦力就嚷嚷啦?”

    “我不是嚷嚷,而是你这么搞完全没有必要,这东西随使来了个车子直接就可以运走了,你干啥非要抓住我不放?”

    温煦说道:“他们那些人我放心,而且就他们哪些车时不时的羊脚一下,鸡跳一下,等到了明珠之后,赵德芳家的娃儿每天闻着鸡屎味入睡,这贤王不得拿着刀过来追砍我啊”。

    “也是!”严冬一想温煦说的也有道理,于是打开了车门上了车。

    刚坐进车里,严冬又把头伸了出来:“你给我固定好了,这样子一个急刹,它们不得把我的前玻璃给弄碎了啊”。

    “你事真多!”

    嘴上这么说,温煦手脚却没有停,找来了绳子,把绳子穿过了梁架上的孔眼,固定在了车座椅上,最后拉了拉,实在是没有什么让劲儿,这才松了手。

    “走啦?”

    “路上开慢点儿,你老岳母的飞机不可能准点到的,最少晚半个小时,最多那就难说了”温煦嘱咐了严冬一句。

    “知道了,你这次见丈母娘也顺利!”严冬冲着温煦笑了笑,挥了挥手发动了车子驶出了院子的车库。

    温煦送他的车子出了门,正准备倒行跑步呢,突然间看到塘子对面一帮熊孩子凑在一起也不知道闹什么妖蛾子,反正这一帮孩子在一起十有八九是没有好事的,指望他们一起比学赶帮超的学习?那也是老天不开眼才能干出来的事。

    于是温煦就走了过去,准备这帮孩子瞎闹的时候吓诉两声,或者驱散他们。

    等着走到了近前,温煦就有一种捂嘴的冲动,霸王猇和猴子可汗估计是宿醉未醒,一个四仰八叉的趴成了一个大字,而且你趴就趴吧,把舌头伸出来作啥?旁边靠在霸王猇颈毛上的是可汗,猴子睡的也挺没有品的,侧着身体一只手伸在自己的裤裆内,让人一看以为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两个货明显没有死,只看一个鼻孔冒着泡,一个时不时的卷一下舌头就知道了。看这两货的怂样,温煦哪里能不知道它们喝高了啊。

    现在估计整个温家村连只耗子都知道这两货好酒了,像这种事情好事之徒如何可能放过这么逗乐的事情,而且来的人都是口袋里有两钱,一两箱啤酒算个毛事?

    两个货喝高了尤其是霸王猇喝高了,最高兴的是孩子们,这些胆儿奇肥的小东西们一个个拉尾巴的拉尾巴,骑背的的骑背,反正是玩的挺嗨的。

    瞅着这俩货的样子,一个猴王一只猛兽成了如此样子,温煦的脑海里就跳出了一个字:威风丧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