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玄幻魔法 -> 天族战纪-> 第七十一章、你好,打个劫

第七十一章、你好,打个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武道心晶初成,天羽自是万分喜悦,他甚至有点迫不及待想试试自己此刻的实力,但他的想法被一股波动打断了,一股来自武道心晶之上的波动。

    修炼武技碎空拳的时候,碎空拳虽然只是玄阶低级武技,天羽对这部武技早已钻研透彻,修炼更是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但无论他在怎么刻苦修炼,始终不能将碎空拳修炼至最高境界!

    不是他的修炼遇到了瓶颈,从而无法突破,而是每每在碎空拳即将突破的时候,身体中总有另一种意境出来捣乱,那就是在他突破造心境第一重时,所感应到的那道拳法意境。

    修炼碎空拳前六层,这股意境虽然也会不时出现,但对其修炼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甚至还起到了辅助的作用,让其修炼得更加迅速。

    天羽之所以如此刻苦修炼碎空拳,因为他心中还有着另一种想法,那就是墨寒所说的,先天不足那便后天来补,将碎空拳修炼至大成境界,然后将其融入武道虚晶,化为自己的伴生武技。

    但当碎空拳修炼到第七层的时候,这股拳意却是完全变了,不仅没有丝毫辅助的作用,反而大大阻碍了其对碎空拳意境的领悟!

    修炼多次被阻,天羽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的心中要说没有遗憾那是不可能的。而天羽甘愿花费半年的时间来抄书,这其中,也有几分失落、失意、遗憾的原因所在。

    就在刚才,在初生的武道心晶上,天羽再次感应到了那道拳法的意境,这一次那股意境来得更加猛烈,也更加清晰!

    造心境九个境界,天羽未能成功领悟任何伴生武技,表面上他看似无所谓,实际上这也成了他心中解不开的死结。为此他一度以为自己已被上天所抛弃,不然怎会连一部伴生武技也无法领悟?

    此刻再次感应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拳法意境,天羽真的太激动了,哪还顾得了其他,于是他松开手中的长枪,心神沉入心脏,仔细感应着武道心晶上那越来越强烈的意境。

    拥有三十二个面的武道心晶上,此刻正发生着无法解释的现象。

    三十二个面里,有三十二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那身影紧握双拳,身影变动间施展着一种无名拳法,随着拳法的施展,拳意也是越来越强,不觉间天羽的意识也是跟着那道身影舞动了起来。

    一套拳法施展完毕,天羽彻底被这套拳法的强大所震惊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拳法,抬手间可崩山裂地、沧海桑田,让得天地也为之失色。

    就在天羽心神仍旧在回味着无名拳法之际,三十二个面里的身影再起变化,三十二道身影,竟然在彼此融合,人影一个个减少,剩余的人影越来越清晰,舞动的拳法更加清晰可怕,而其中的拳意,更是宛如排山倒海般越来越猛烈!

    当三十二道身影最终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威压铺天盖地般扑面而来,拳意更是有一种将要实质化的感觉!

    天羽无暇顾及身外所发生的一切,一心关注着武道心晶上人影的变化,可他身处的现实环境,更是产生了众人无法理解的变化!

    任我狂在天羽松手之后,仍旧不死心,在顿了片刻之后,再次向天羽发动了攻击。

    却不想就在枪尖刚要刺入天羽心脏的时候,一股恐怖的能量威压,猛然从天羽体内爆发出来,实质化的能量波动,不仅让得任我狂的必杀一击化作乌有,更是将其直接弹了出去,狠狠撞在塔壁之上!

    能量波动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恐怖,也越来越渗人心寒。炼体塔中的其他人,也是迅速退了开去,更有好些实力稍低着,直接选择了离开,就连恢复之后的任我狂,也不敢再有其他动作,直接转身进了第四层。

    天玄学院,从炼体塔第三层透露而出的恐怖能量,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更有许多导师和其他职位的人员,直接来到了炼体塔,想要一探究竟。

    天元峰,乃是副院长天元的居所所在之处。此刻,天元也是来到了悬崖便,眺目远望着炼体塔的方向。

    “尔等全部退下,任何人不得进入炼体塔!”就在几位导师及长老打算结伴进入炼体塔一探究竟之时,耳边突然响起天元那苍老而有力,且不容丝毫质疑的声音。

    炼体塔上方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聚集了大量的乌云,乌云以炼体塔为中心,开始缓缓转动起来,随着速度的加快,一股恐怖、凌厉的威压,缓缓从乌云中散发出来!

    天地异象,这是真正的天地异象,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再此造就了天地异象?

    随着时间消逝,炼体塔上方乌云越聚越多,隐隐间已成漆黑之色,黑云中心猛然一亮,似是一道神雷在那里爆发,一道声震四野的轰鸣之声传遍九霄。

    黑云猛然间炸裂,一道完全由乌云所构成的拳头,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威能,突然从天空中直冲而下,轰向炼体塔,那气势,似乎想要将炼体塔直接夷为平地。

    “都别动,这拳意,对尔等并无恶意!”就在聚集的人群想要四散而逃或是出手抵挡的时候,天元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好领悟这道拳意,这样的机会,对你们来说,可是一生难求的机缘!”天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安抚着众人,甚至有了几许激动!

    当黑云巨拳终于轰击在炼体塔之上,众人想象的惨状并没有发生,黑云巨拳好似突然间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直接消失不见了,就连天空中聚集的乌云,也是很快四散开来,只留一道特殊的拳意,在空间中缓缓消散。

    黑云巨拳攻击炼体塔的同时,天羽心中,武道心晶上的人影融合成一道璀璨的光影,光影携带着特殊的能量,从心晶上一飞冲天,在天羽无法感知的瞬间,便在他体内爆发开来。

    能量没有丝毫破坏之力,有的反而是温和、创造之力,从心脏开始,将天羽体内某些经脉血管直接打穿贯通,随后能量在这些经脉血管中消融,最终消失不见。

    “这是‘伴生武技’!”感受着元气在这些经脉血管中流动时所产生的意境,天羽彻底震惊了!

    伴生武技,上天赋予武者的恩赐,其独特之处就在于,在武者领悟伴生武技的时候,所需的经脉及血管将会被直接贯通,让武者自己都察觉不到这些经脉是如何一条条被打通贯穿的,这也是伴生武技可以做到瞬发的原因。

    但天羽对此却有不同的感受,在他体内的经脉和血管被打通贯穿的时候,他清楚的察觉到了是怎么被打通贯穿的,从何开始,又从何结束,他心中都一清二楚!

    变故至此结束,天羽缓缓睁开双眼,握紧拳头,元气涌动间,往日只能感应的拳意,如今终于从自己拳头上实实在在出现了,他的脸上浮现了久违的笑容!

    而他所修炼的玄阶低级武技碎空拳,随着伴生武技的领悟,已经彻底作废了,再也没有丝毫功效。对此天羽也有几分惋惜,毕竟他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想到新武技的威力,他也随之释怀了。

    “既然如此,那就叫你‘碎空拳’吧!”天羽懒得在想其他名字,直接将新武技命名为碎空拳,这样也算是一种别样的怀念吧!

    还停留在三层中的人群,天赋较高者,也在刚才的天地异象中得到了些许好处,这些好处将在他们今后的修炼中,渐渐展现出来。

    此刻众人看着若无其事的天羽,心头真是五味陈杂,这个少年,让他们见识了何为奇迹,更让他们知道了,武者的道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修炼的记载,也并非都是正确的!

    在众人的注视下,天羽还是有点不适应,他无奈摸了一把鼻梁,问道:“那个,任我狂呢,哪去了?”

    “他……他去了第四层!”面对天羽,回答之人有几分胆怯,毕竟不是谁都如他一般,敢与任我狂正面交锋的。

    “哦,多谢!”天羽道了一声谢,直接转身,踏入了第四层。

    ……

    “天羽,神体境一重,通关炼体塔第三层,奖励积分三千!”

    浑厚的话语,苍劲的文字,续写着天玄学院中一个崭新的记录。

    以造心境九重修为,通关炼体塔第一、二层,本就是一个前无古人的记录。

    而如今,在第三层以造心九重修为,力战神体境四重修为的任我狂,更是在庞大的威压及交战的情况下,直接燃烧九颗武道虚晶,一举突破,踏足神体境一重,并顺利通关炼体塔第三层,这又是一个崭新的记录。

    在天羽之前,以最低修为通关炼体塔的记录保持者,乃是六百年前的“雷霆尊者”,他以神体境一重修为,顺利通关了炼体塔第四层。

    天元峰悬崖处,天元从始至终一直注视着炼体塔,而其中所发生的事,在其强大的感知之下,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如此贫瘠的南域大地,竟然孕育出此等人物,小子,那可是‘成长型伴生武技’啊!”天元的感叹,没听听见,也没人能明白他心中的感触!

    炼体塔四层,环境与前三层截然不同,这里的重力及威压,只有三百倍。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重力和威压,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都在从零到三百倍之间随机变化。

    这一刻你站在第四层中,承受的是三百倍的威压,可能下一秒,威压就变成了零,静立不动,威压也随时会改变。

    往前行走的话,可能这一步是两百倍的威压,下一步就变成了三百倍,在走一步可能又成了零。

    “那个,麻烦各位让一让,我赶个路!”天羽默然的话语,在第四层中响起。

    天羽的大名,此刻大伙早已烂熟于心,听闻天羽的话,大家也都明白了天羽要做什么,不仅很有默契的让开了一条道,还顺便将前方顶着压力,强撑前行的黑衣青年给露了出来。

    至于众人为何如此听话,天羽到不觉得是自己有多大能耐,而是任我狂人品实在不怎么样,今天偏偏又十分倒霉,整个第四层,他竟然没有一个朋友。

    天羽往前走了几步,很快便适应了这里的变化,他的肉身之强悍,早已无惧这里随意变化的重力和威压。

    感觉到身后的异样,任我狂终于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特别是在看到天羽轻松前行的身影时,他更是冷汗直冒,主动进入第四层,好像真的选择错了。

    任我狂不敢多想,咬牙往前行去,希望能拉开彼此的距离。

    眼见任我狂还在强撑,天羽脚下一动,加快了步伐,直接从其身后超了过去,然后回头默然地看着任我狂。

    “那个……你好,打个劫!”轻笑的少年,说出了一句没人能懂的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