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方天画戟-> 第一百三十二章 灵机月英

第一百三十二章 灵机月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又与周瑜夫妇客套了几句,我和夕颜便起身告辞。走出周邸的大门,一个白发苍苍的熟悉雄壮背影恰巧在这时缓步走来。

    是华佗。

    “草民华佗,见过南宫将军。”华佗也看见了我,缓步走过来行礼。

    “这里又不是军中,华大夫无需多礼。”

    因为是非正式场合下的偶然遇见,华佗也没有行参拜大礼,只是向我拱了拱手。不过这些细节我也不在意,于是我伸手将他扶起,不经意间感受到了华佗隐藏那布衣袍下那与年龄完全不符的充满活力的肌肉。

    在回吴县的途中,我就在与华佗的闲聊中了解到,长年以来他都在练一种他自称为“五禽戏”的一种功夫。据他说这套他自己自创功法有助于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正是因为练了这套功夫,已经年近花甲的他依然十分健壮与安康,于是他也推荐我练练。

    当时我是笑着婉拒了,人有旦夕祸福,不见得身体健康人就能长命百岁,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常年在战场上拼命的人,说不准命运什么时候就会瞄准我们飞来一记横祸。与其将时间花在那种虚有其表的花拳绣腿上,倒不如多读读兵书战策,或是多磨练磨练在能真正在战场上存货下来的战技。

    “华大夫果然是好手段,”我将刚刚对公瑾的话又重复了一次。“整个江东的大夫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华大夫区区数日就已差不多彻底解决了,果然是‘神医’!”

    以华佗的医术,这句话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但这一次他的脸色除了没有“这所谓的怪病也不过如此”的淡然外,还有一种凝重的神色。

    他看着我,张了张嘴,随即又无声闭上。

    “怎么了?”我狐疑。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尽力医治周将军是陀的分内之事,将军谬赞,陀受之有愧。”华佗又向我拱拱手,告辞道:“周将军的病情虽已好了大半,但仍需细细调养,否则就会功亏一篑。人命关天,请容陀先行告辞。”

    华佗急匆匆走进周邸,徒留我和夕颜兀自在风中凌乱。

    “奇怪?”夕颜歪着头。“是夕颜的错觉吗?为什么我觉得华神医在躲我们?”

    是哦,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

    “说起华神医来,夕颜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夕颜的大眼睛提溜一转,狡黠的眼光自下而上突然转到了我身上。“两天前夫君刚回来,还在孙府参加军议的时候,有一位女子寻到了咱家府上,她说她叫黄月英,是华神医的弟子,夫君可认得?”

    一瞬间,我的头皮不由自主整个发麻,像是有一条闪电结成的鞭子,冷不丁的一下猛抽在了我的背上。夕颜的语气倒是很轻描淡写,但是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天可怜见,大热天的,我的冷汗却刷刷地猛流下来。

    “夕颜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赶紧解释。

    别以为我真不知道你心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但我真的没有在外面见一个就爱一个啊!这个黄月英是跟我有很深的过去是没错啦,但见鬼了在她自己冒出来以前我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

    “我知道事情是怎么样,并没有在想什么啊……”夕颜睁着一双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仿佛我才是冤枉她的那个白痴一样。“练师已经跟我们解释得很清楚啦。”

    “啊?”

    “啊,是夕颜忘记说了,”像是才刚刚想起来,夕颜可爱地伸出两根食指。“那天是练师带着黄小姐来咱家认路,她就已经解释清楚了,这位黄小姐是夫君旧识,现在则是为夫君治疗失忆之症的大夫。”

    就……只有这样?我狐疑看着夕颜,练师什么时候这么为我说话了?

    “不过啊,练师妹妹也太把我和桃芝姐姐当成白痴了吧?没说两句话就被我和姐姐把话套出来了呢!”夕颜的眼睛,慢慢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弧度。“没想到夫君的老相好,有这么多呢!”

    靠,我就知道!谁说乔夕颜是一个温柔可爱,贤良淑德的好女子来着?她分明就是一直披着兔子外表的狐狸嘛!还卖萌……咦,卖萌又是什么意思?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身为男人只需要坚决而霸气地大喊一声——

    “冤枉啊小乔大人!”

    因为天气十分炎热,生物的新陈代谢都比其它季节要来的快,这种时候房间里保持通风透气就显得十分重要。不仅可以让房间里的气温会没有那么高,一些会让人生病的病菌也容易被流通的空气带走,或被炎热的高温杀死。

    正是因为这四面大开的窗户,这间书房里的熏香才不会显得那么浓。

    熏香是为了掩盖热醋的酸味,看来我曾向夕颜提出的用热醋来替屋宅消毒的建议,她是有听进去。

    而我,却一身燥热。

    伐许之策,我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但我却没有马上向孙翊禀报并召开正式军议。弟兄们才刚回来没几天,要他们马上出征会显得我有点不近人情,军心容易浮动,是以即便军情紧急随时有变,但我仍然决定多放他们几天假。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我是被夕颜硬生生拖回来的。

    “既然夫君的记忆有恢复的希望,不管你的过去是怎样,都不要轻易放弃。我不管,反正我已经约了月英小姐今天来替你诊治了。”夕颜的表情郑重。“不要跟我说你一点也不想找回自己的过去哦。”

    唉。

    我是想找回过去,也任命了黄月英当我的随军医师,负责替我治疗失忆之症,但这并不代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面对她啊!

    不过,现在看来,不光是我没有做好面对黄月英的准备,怕是连黄月英自己,也觉得很尴尬。

    “月英小姐,请问,你找到穴道了吗?”

    华佗给我定的治疗方案是靠针灸,身为弟子的黄月英自然是沿用她老师的策略,但我闭眼到现在至少也有半柱香的时间了,握在她手里的银针却依旧在我头顶不断盘旋,迟迟不肯落下。

    在针灸中,这样的踌躇,可是会要我的命的。

    “抱歉,”我听见站在我身前的黄月英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但在正式开始之前,月英有个疑问,还望将军解答。”

    哦?原来一直横亘在我俩之间的,并不是怅然若失的尴尬,或是她对自身医术的不足,而是对我有所怀疑么?

    “小姐请问吧。亮,定知无不言。”我睁开眼睛。

    黄月英并没有马上提问,她怔怔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想在我身上寻找别人的影子。然后她又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开口问道:“敢问将军,周瑜将军身上的塞外奇毒,可是将军使人所下?”

    呵,原来如此,难怪你现在的脸上会是一副像是在看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的表情。

    难怪华佗刚刚在看到我的时候,曾欲言又止。

    “是,公瑾身上的毒,是我派人下的没错。”我轻声承认,幸好为了能让黄月英能安静替我诊治,这方圆半里内一个人也没有。“但我从未想过要害他性命。”

    试图谋逆可是不可姑息的大罪,决不可以让太多人知道,就连在夕颜和桃芝我都只字未提。黄月英与我本就没什么交情而言,就算出于各种因素的考虑我不便伤她性命,我也可以说出一万种理由搪塞过去。

    但我,并对她没有说谎,连想都没想过。

    甚至,连一点点迟疑都没有,我就开口承认了。

    我知道自己会这样做的理由,当然知道。

    是吗,陈亮?你,无论如何,不愿意欺骗黄月英,是吗?

    出乎我所料,听到我亲口承认的黄月英并没有露出惊慌害怕,或者是愤怒失望的神色,她只是摇了摇头,轻轻笑了出来。

    那美丽的笑容像是灿烂而又温暖的初晨阳光,令我炫目不已。

    “傻瓜啊你?这种事,是能随便承认的么?”

    “你……不失望?”我对她的不惊讶才感到惊讶:“你爱的人,如今竟变成了一个如此奸险狠毒、心狠手辣的小人,他不再是你曾经所熟悉的样子了。”

    “的确,以前亮从未告诉过我他也有这一面,也许正如你所说,九年之后再见他已变了,变得连我也不了解了,但有一点,他并没有变——”黄月英有点好笑。“他不会骗我。”

    喂喂喂,怎么又哭了?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才瞒着你的嘛!

    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你骗我嘛!要是你也对我不好,跟我撒谎,以后我还能相信谁嘛?

    好好好我错了!以后我都不会骗你了,就算是善意的谎言我也不说了,你就别哭了好不好。

    你说的哦……

    我说的。

    原来……是这样吗?

    “华神医也知道吗?”既然能回想起的记忆只到这里便停止,我也无意继续深究。

    “老师才不是那种心肠狠毒、思想龌蹉的小人呢。”黄月英看着我撇了撇嘴。“他只是看出了周瑜将军的病因奇怪,似是人为导致,觉得奇怪对我提过几句而已,其它的都是我自己猜的。”

    哦,所以我就是心肠狠毒、思想龌蹉的小人咯?

    关我什么事啊,这毒分明是贾诩下的啊。

    “所以你刚刚并没有真凭实据,只是在拿话诓我咯?”我狐疑。“虽说可以从周瑜倒下谁获利最大来反推测幕后主使是谁,但一般人都会先联想到正与袁绍大战正酣,不想后院起火的曹操吧?你有那么聪明?”

    “看不起我是吧?”黄月英恶狠狠地亮出手中的银针:“我看我还是得先帮你扎几针,这样你就会想起,我爹和我,是两个怎样的聪明人了。你放心,我会很小心,避免把你扎成脑残的。”

    “不要啊!救命啊!唔唔唔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