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 执魔-> 第1168章 世界如谜,不知为知

第1168章 世界如谜,不知为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谁能告诉老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连紫雷道君这等大人物,都来养道山问罪了!”飞凤仙王心急如焚,哪顾得上身体虚弱,立刻便要起身,出去看看外面的状况。

    几名侍女阻拦不得,只得搀扶着飞凤仙王,走出房门。

    不只是飞凤仙王,此时此刻,整个真雷族四十万族人,都因为紫雷道君的到来,乱成了一锅粥。毕竟在真雷界,仙帝强者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随便哪个仙帝都有碾压真雷族的实力,不得不慎,不得不惧。

    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金雷、木雷二位仙王真的看到紫雷道君到来,还是有些紧张。

    不过一看到宁凡镇定自若的神色,二人又感到内心一定。

    “此人既然故意引紫雷道君前来,自然有办法对付此人,我等只需静观其变即可…”二人如是想道。

    紫雷道君负手立于养道山上空,眼皮都懒得睁开,神情倨傲无比。

    区区真雷族,他丝毫不放入眼中,若非有人伤了雪山三尊,打了他的脸,他甚至不屑于踏入这片灵气贫瘠的雪域。

    这是一个成名已久的六劫大帝,和大部分的封族雷修相同,他的身体完全由精纯的雷力构成,妖异异常。在其体内,更有不弱的古妖气息散出,那等古妖气息,已达到祖血级别的古妖层次,颇有几分凌厉。

    “老夫再说一次,伤了雪山三尊的狂徒,给老夫滚出来!”

    随着紫雷道君一声怒吼,在其背后,一道紫电凝聚的巨大灵轮骤然幻化出来,赫然竟是其古妖灵轮。

    他的吼声回荡天地,每回荡一次,便会有一部分真雷族人被震得闷哼咳血,强如飞凤等真雷族仙王,都隐隐承受不住此人威压!

    “此人居然是祖血古妖…我刚入此界斩杀的那两名雷妖,虽也身怀一丝古妖血脉,但那血脉却极弱。此人则不同,他的古妖血脉十分纯正,显然已经习有所成,且竟连灵轮都凝聚出来了。末法时代,四天之内,妖族因为某些变故失去了妖灵力,已很难诞生古妖了,最多只能诞生些模仿古妖而修的伪古妖。偏偏这真雷界与世隔绝,使得此地妖修并未失去妖灵力,依旧能够诞生古妖...”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身形一晃,已出现在长空之上,一拂袖,竟诡异的消散了紫雷道君的天地一吼。

    白雪纷飞中,宁凡与紫雷道君隔空对峙。见宁凡终于现身,且居然轻易便破了他的妖吼,紫雷道君面色微微有些难看。

    更让他意外的,是宁凡十分面生。他本以为欺负雪山三尊的人,是真雷界某个成名已久的仙王,但看起来,似乎不是。

    “此子身上没有封天雷妖的气息,他不是我封族成员,这点可以肯定;此子要么出身于中等族群,要么就是一个下等真雷族,总之来头不会太大,这一点,没什么好担心的…此人的修为同样无须忌惮,雪山三尊说他是一名巅峰仙王,不过在老夫看来,他的仙王气息远远没有触及大圆满境界,弱,太弱!”

    “从此地遗留的煞气来看,此子之前还在此地击杀过封族雷修巡逻者,哼!区区中下等的修士,竟敢击杀我封族雷修,真是找死!”

    紫雷道君心思飞转,目光快速地阴沉了下去,冷哼一声,对宁凡倨傲道,“小辈报上名来!老夫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宁凡好似没有听到紫雷道君的问话一般,根本懒得作答,而是朝飞凤仙王所在的雪山方向望去。

    飞凤…终于出现了…

    面对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妪,宁凡说不愧疚那是假的。他叹息一声,开口传音,对飞凤仙王说了些什么。

    起初飞凤仙王还在思索宁凡的身份、目的,但当她听到宁凡传音的一瞬间,忽然呼吸一滞,继而满面死气,老泪纵横。

    “飞凤大人,你、你怎么了!”几名侍女一下子慌了。

    “没什么,让老身缓缓就好…只是一个故人去世了而已…只是他再也回不来了而已…”飞凤痛苦的闭上眼。

    另一边,紫雷道君则被宁凡的无视激怒了!

    “大胆!老夫以仙帝身份问你话,你竟敢无视老夫!”

    但见紫雷道君浑身妖灵力一催,雷妖灵轮中顿时雷光闪烁,飞出了数以百万的细小蚊虫。

    那些蚊虫通通是以雷力所化,形貌奇特,难以叫出名称。

    每一只蚊虫都有命仙修为,百万蚊虫当中,甚至还包括了几只仙王巅峰的蚊虫,铺天盖地的出现,给人以头皮发麻之感。

    “这就是仙帝老怪的手段吗!竟能以雷力变化数百万仙虫,倘若这数百万仙虫席卷而下,我真雷族绝对会被这些仙虫吞噬一空!”金雷木雷二位仙王,被紫雷道君的通天手段镇住了。

    无数真雷族人惊恐不已,发出惊呼,整个真雷族地虫鸣声、人惊声汇聚在一起,嘈杂不已。

    “虫术么…”

    宁凡神色没有任何波动,只抬手一指,雪空上顿时显化出了太素雷图。但见太素雷图一卷,数百万由雷力凝聚而成的仙虫,俱都被雷图卷走;雷图撑开,所有仙虫化作了飞灰。

    静!

    死一般的静!

    整个真雷族谁都没有料到,宁凡竟能一招秒杀数百万仙虫,其中甚至包括数名仙王虫!

    一些对真雷族历史有所了解的老辈修士,更是隐约看出了太素雷图的底细,呼吸开始急促!

    太素雷图!

    这不是封印一来,真雷族最杰出的人物所创造的神通吗!

    此子和那位大人究竟什么关系!连十二雷尊都模仿不出真正的太素雷图,此子居然能够使用!

    “太素雷图!你你你,你究竟是谁!”紫雷道君第一次露出惊恐之色,一切只因为曾经的太素雷帝,凭借此图,给封族雷修留下过巨大耻辱与重创!

    但更让他惊恐的还在后面。

    随着宁凡再次抬手一点,雷图忽然调转方向,朝他席卷而来。

    紫雷道君面色大变,闪身欲躲,却哪里躲得开,因其身体为雷霆所化,根本无法避开太素雷图的吸力,一身保命手段全都在这一刻无效化!

    他被直接吸入了太素雷图!

    随着太素雷图一卷,他的肉身直接成了飞灰,只剩妖魂昏迷不醒,被宁凡放出雷图,擒走。

    冷!

    彻骨的冷!

    这一刻,宁凡的沉默背影落在真雷族眼中,俨然成了一个绝世凶星。堂堂仙帝修为的紫雷道君,竟被宁凡随手灭掉肉身,擒下妖魂,这一幕,太过震撼人心!

    原来高高在上的仙帝,也会如蝼蚁一般被人碾压吗!

    能够碾压仙帝的宁凡,实力究竟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仙帝古妖,不过如此,是我过于高估此人的修为了么?还是说,我的太素雷图对于此界的封族雷修,天生存在克制,能让对方连逃命都做不到…”

    以宁凡的浩瀚法力,加上太素雷图的雷婴、雷雀图灵,能够凭此术秒杀紫雷道君这种人物一点也不奇怪。

    让宁凡奇怪的是紫雷道君明明想要逃跑,但在太素雷图之下无力做到此事,一切逃跑手段都被无效化了。

    “看来我对太素雷图的研究,远远没有透彻,此术当中还有很多秘密,是我所不知的…”

    擒了紫雷道君的妖魂,宁凡没有第一时间将之炼为万灵血灭杀。

    这是因为擒下紫雷妖魂的瞬间,宁凡从整个真雷界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意志层面的阻碍。

    有一股庞大的意志,不允许他抹杀紫雷道君。

    那股意志,很眼熟,赫然竟是紫斗仙皇的意志力量…

    “是紫斗仙皇,在阻止我杀人么…当我试图进入真雷界时,这股意志没有阻止;当我灭杀低阶雷妖时,同样没有阻止;但当我想要灭杀仙帝时,它却阻止了…”

    宁凡眉头一皱,这一刻,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面,是有恩于他的紫斗仙皇。

    一面,是有恩于他的太素雷帝。

    宁凡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自己当年答应太素雷帝的请求,有些草率。

    他不知道真雷族对紫斗仙修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若没有这等大仇,他们岂会被紫斗仙皇镇压。

    作为此界的监管者,封族雷修们有着负责监视真雷族的职责,自己灭杀低阶雷妖,紫斗仙皇或许不会反对,但若是灭杀仙帝,极可能引起此界监守者的力量失衡,使得真雷族坐大…此事是紫斗仙皇不愿看到的。

    紫斗仙皇想要打压真雷族。

    太素雷帝却想要拯救真雷族。

    宁凡原本打算直接以武力,镇压了封族雷修,将真雷族救走,但眼下他却有了犹豫,有了两难。

    紫斗仙皇如此排斥真雷族,莫非他低估了此事的严重性,又或者,这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内情…

    既然有过承诺,宁凡一定会解救真雷族。但或许他的解救方式,不应该是暴力解救;或许,他应该先了解一下真雷族被镇压的来龙去脉,重新制定方案…

    内心有了计较,宁凡没有强行灭杀紫雷道君的妖魂,而是暂时将他封在雷图之内。

    在所有真雷族修士敬畏的目光中,宁凡重新降落在了养道山之上,和飞凤仙王传音了些什么。

    而后,飞凤仙王便突然宣布,宁凡是真雷族的贵客,是来自表世界的人,是太素雷帝请来的救兵。此刻她有事要和宁凡商谈,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最终,飞凤仙王将宁凡带至养道山的真雷族密地。

    原处,只留下金雷、木雷仙王目瞪口呆。

    他们居然从始至终,猜错了宁凡的身份!

    …

    罕有人知,在养道山山腹之中,藏有一处密地,那是真雷族复兴的全部希望。

    飞凤仙王在前面领路,带着宁凡走出这片山腹密地。

    宁凡在后面跟着,他看着前面颤颤巍巍的飞凤仙王,心中暗暗叹息。

    他已经将太素雷帝道消人亡的事情,告诉给了飞凤仙王,亦将太素雷帝嘱托的丹方,交给了飞凤仙王。从始至终,对于太素雷帝的事情,飞凤仙王没有多问一句,但宁凡看得出来,这个老态龙钟的女子,很伤心,越是不言,越是沉默,那伤心便越刻骨。

    “前辈节哀…”宁凡终于还是劝道。

    “呵呵,节哀?没有那个必要,又不是年少多情的小儿女了,哪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哪有那么多痛彻心扉。只是有些遗憾罢了,当年他不声不响离开真雷界,留我在这里等待;如今等来了结果,却又是这般结果…他在表世界,一定活得肆意纵横吧?”飞凤仙王终于还是询问了太素雷帝的事情。

    “表世界?”

    “你不知道世界表里?看来你并不是睁眼修士呢,能来到真雷界,怕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吧。老身也不是睁眼修士,自我真雷族被封印算起,其实只诞生过太素一个睁眼修士,也只有他一个人,能从里世界,走到表世界,去寻求办法,解救我真雷族。山有内外,水有深浅,这世间的一切,其实都有表里之分,世界也不例外。在真界有这么一种说法,表世界的一切,都是虚幻;里世界的一切,才是真实。这种说法,老身也不知真伪,但想必有几分可信吧…”

    “前辈是说,晚辈生活的四天九界,其实只是世界的表象,所见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宁凡摇摇头,对于这种说法,他向来是嗤之以鼻的。

    真也好,虚也好,那并不重要。若他的所有温暖,都只是虚幻,那他宁可虚幻一世,何必追求什么劳什子的真实。

    “呵呵,都说了老身不是睁眼修士,这种说法是对是错,老身又怎么知道呢。不说这个了,给老身讲讲太素吧,老身想听听他走出真雷界以后的事迹。”

    宁凡点点头,将搜集到的太素雷帝事迹,一一讲述给飞凤仙王。

    实际上,对于太素雷帝的事迹,宁凡基本也都只是听说,那些事迹太古老了,经过太多的流传,已渐渐背离真实性,反而更偏向于故事性。

    但飞凤仙王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就好像她始终陪在太素雷帝身边,亲眼目睹了太素所有事迹一般。

    对于太素当年的不告而别,她不是不怨,不是不恨。但更多的,却还是思念吧…

    “能成为表世界屈指可数的掌位大帝,太素果然走到哪里,都不会埋没。若非真雷族的血脉限制了他,以他的资质,他大概能走到更高境界吧…”飞凤遗憾道。

    “真雷族的血脉,限制了太素雷帝么…”宁凡沉吟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人一时无话,不知走了多久,前方昏暗的密道,忽然传来了一丝血腥味道。

    那里有一个密室,密室当中,别无他物,只有一个巨大无比的血池。

    当宁凡走入密室,看到血池的瞬间,关于真雷族的一些奇异之处,他终于有了答案。

    难怪真雷族修士,会有巨大的修为断层…

    “你说你想知道我真雷族被封印的前因后果,这些事本是我族禁忌,不可以告诉外人的,但你不同,你是太素信任的人,所以老身信任你,但你必须保证,今日所听所闻,绝不可告诉给第二人。此事,你可能做到!”飞凤仙王忽然十分严肃,问道。

    “可以。”宁凡点点头。

    “如此便好。让老身想想,该从哪里给你讲述这个故事呢。先说说我族秘法吧。在我真雷族,共有三种秘法,皆需要以血为引来施展,故而这个血池是不可或缺的。秘术之一,名为【血脉聚合术】,可通过大量献祭族人,来强行拔高某个族人的修为。小友应该注意到我族族人当中,有着巨大的修为断层了吧?那些人去了哪里呢?哎,他们就在这个血池里。为了我族复兴,他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若非有他们的牺牲,以我真雷族世代居住的这片灵气贫瘠之地,怎么也不可能诞生万古强者的…老身也好,金雷木雷也好,就连曾经的太素,都是基于族人的大量牺牲,才能走到这般境界…所以,小友可以理解我们这种人肩上背负的责任,有多么沉重吗…”

    “果然…”隐隐有了猜测的宁凡,听了飞凤的讲述,并没有太过惊讶,但也被那种义无反顾的牺牲震撼到了。

    “我族秘术之二,名为【血雷掌控】,可通过大量献祭族人,令某个族人掌握血色雷霆的驱使方法。这种血色雷霆,据说是真界【八部神雷】之一,唤作【夜叉神雷】,据说是某个名为红夜叉的太苍劫灵所创。由于是走了捷径才掌握的夜叉神雷,自然和真正的夜叉神雷威能差距极大,但也足以横扫末法时代的诸多雷霆了。”

    “红夜叉!太苍劫灵!”宁凡目光陡然一变。

    他怎么也猜不到,会在真雷界听到这个名字。

    当年他曾和一只名为青那罗的先天雷灵交过手,从那名雷灵手中,他得到了一个骨鞭。

    据说那个骨鞭,是以一个名叫红夜叉的女子之骨,所制成。

    可宁凡偏偏又从那名女子骨骼当中,感受到了红衣的气息。

    红衣是他在雨界遇到的奇女子,为何会与太苍劫灵、红夜叉扯上关系,宁凡不知。

    且他还曾在吞噬尘树中的劫主意志时,于幻梦中,见过那个红夜叉一面…

    雨界的红衣,机缘巧合学到了太素雷帝的血色雷霆,故而纵横雨界,厉害无比。

    此刻宁凡却又得知,太素雷帝的血色雷霆,是从一个名叫红夜叉的前辈那里学到了…

    这一刻,宁凡好似看到了无数纷乱的因果线,交织在真雷界。

    他又似乎从红衣、太素雷帝、红夜叉的因果循环中,看到了什么,待要深思,却又无法明悟关键。

    飞凤没有注意到宁凡的震惊,接着道,“我族第三秘术,名为【逆命之雷】。可通过大量献祭族人,令某个族人回到过去。这种回到过去的方法,并不是真的时间倒流了,而更像是一种轮回入侵。是以轮回局外者的身份,强行入侵到自己不该出现的某段轮回,亲眼见证那段轮回的所有过去。当然,入侵后,你无法改变任何事,也基本上不会有任何人,察觉到你的入侵…若是察觉,则就连这种察觉,也都在轮回之中,逃不出,走不掉。”

    “哦?真雷族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秘法,居然能够以局外人的身份,回到过去?”宁凡还未从红夜叉的惊讶中恢复过来,又被真雷族的逆命之雷惊到了。

    入侵轮回,回到过去!

    这样的说法,和古魔一族的上品魔腔横渡轮回的说法,似乎很像,有着极大的共通性!

    “看来搜宝罗盘指明的第五种东西,就是这逆命之雷了,若我能领悟这一秘术,将其精髓融入到我的伪魔腔当中,定能让我的伪魔腔完成度大增!”

    宁凡虽然想得到这逆命之雷的修炼法门,但当然不会在此刻开口的,而是由着飞凤仙王继续说下去,没有打断。

    “当年太素就是用了这个秘术,回到了过去的某段轮回。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我只知他回来以后,自称在那段过去之中,遇到了一个前辈,而那个前辈,给他指明了一条道路,一条可以拯救真雷族的道路…也是在那时,他萌生了念头,最终不告而别,离开了真雷族…”

    太素雷帝曾以秘术回到过去,遇见过一个前辈…

    宁凡露出回忆之色,回忆的,是当年太素雷帝的话语。

    “当年的太素雷帝,好像真的提到过,他是受了某个前辈的指点,才来救我的…”

    “当日魔罗一战,曾有一个紫衣神秘人现身,一掌毙了魔罗魔念,风华绝代…我曾以为那个神秘人就是紫斗仙皇,但此刻再想,却真的不像…”

    “当年我因为见到疑似紫斗仙皇的人出手,才会认定拯救真雷族一事,不会忤逆紫斗仙皇,故而一口答应了此事;如今来到真雷界,我的所见所闻,却是紫斗仙皇并不想放走真雷族,这与我当年所见相违背…那个紫衣神秘人若不是紫斗仙皇,又会是谁…此人想必就是指点太素雷帝的前辈高人了…但魔罗大帝又说,他曾在六道轮回中见过此人,此言何解…”

    宁凡目光一阵茫然。

    先是红夜叉,后是逆命之雷,种种因果纠葛,让他有些看不清自己,看不清轮回,看不清过去未来了。

    太多的因与果,无法对应,这种感觉,就好似你看到的风景,明明是白雪皑皑,但你却感到了炎热,感到了灼与烫…

    错了…

    有什么东西错了…

    错的不是那些因果…

    错的是我…

    “我所经历的人和事,之所以会有一些地方因果认知混乱,那是因为,我所经历的人和事,未必都处在同一个时间线…我所遇到的人,有些来自于过去,有些来自于未来,有些来自于其他轮回时空…修士自以为能看清过去未来,但其实他们看到的,根本只是他们臆想中的过去未来。真正的修真界历史,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有的只是一个个圆,周而复始,彼此交错…”

    这一刻,宁凡忽然有了顿悟,似明白了什么,喃喃自语。

    飞凤一诧,不知道宁凡在说什么,也根本听不懂,但她却能判断这些话语里面,包含了至高无上的感悟,是如今的她无论如何也无法企及的。

    “这世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有果还是先有因…先有过去还是先有未来…先有我还是先无我…是先有蝴蝶,还是先有宁凡…”

    宁凡越想越深,他好像在这一刻,因为一些顿悟,触碰到了世界的真实,但这真实太高深了,太禁忌了,是如今的他所无法触碰的东西!

    噗嗤!

    一道血箭喷出,宁凡目光恢复焦距,从顿悟中苏醒,苦笑。

    “因果混乱又如何…过去与未来让我困惑又如何…只要一路走下去,总能找到答案。”宁凡长舒了一口气,恢复了正常。

    没人知道宁凡顿悟到了什么,飞凤更不知道。

    “恭喜小友有所突破。”飞凤老怀欣慰,恭喜道。她虽然不懂宁凡领悟的是什么,但却看得出来那是很高深的东西。太素委托的人,果然不是等闲,或许这一次,真雷族真的能在此人手中获救吧。

    “由老身给小友讲解真雷族的历史,太过麻烦,小友何不借助逆命之雷的秘法,自行回到过去,见证我真雷族的兴衰?”飞凤仙王建议道。

    “不是说使用逆命之雷的秘法,需要献祭大量真雷族族人吗?此事不妥。”宁凡皱眉,拒绝道。

    “不,那是对普通人而言。因为普通人缺乏使用此术的某种前提条件,故而需要献祭来帮助。这一切,恰如同掌握夜叉神雷。但若是对小友这类特殊修士,是无须献祭的。老身的祖父,就是一个无需献祭就能回到过去的异类。而他的身上,恰有一种和小友类似的道悟气息…或许小友也能做到此事也未可知。”

    说话间,飞凤将一卷古老皮书递给了宁凡,其中记载的,赫然竟是真雷族第三秘术——《逆命之雷》!

    此术,是宁凡来到真雷界的目的之一,却不料,会以这样一种近乎赠送的方式得到!

    他甚至都没有开口索要…

    “你擒了紫雷道君妖魂,却不杀之,想必你的内心对于是否拯救真雷一族,尚有一丝迷茫。老身不会强迫你拯救真雷族,要如何做,你可以在看过真雷族的过去以后,自己决定。近些时日恰是十二雷尊举办雷府道果大会的日子,在大会结束前,他们就算知道紫雷道君被你所擒,也无暇亲自出面对付你,而会等到道果大会以后。有了紫雷道君的前车之鉴,等闲真雷界仙帝,怕也是不敢擅自前来的,而是会选择等待雷尊亲自出面…”

    “你有十日。十日后,雷府道果大会结束,十二雷尊必定亲自出面,来此擒拿你。”

    “十日内,你可自行领悟逆命之雷,尝试着回到真雷族所在的过去;十日后,大军来到时,你是去是留,是救我族还是不救,都随你。我族已经在紫斗仙皇的奴役之下,活了太久太久,便是继续这般苟活下去,也无妨的,你不必为难,不必和太素一样,为了责任,抛却情感…”

    飞凤言罢,叹息离去。

    空荡荡的山腹血池,只剩宁凡一人,沉默。

    许久,他才翻开记载逆命之雷秘术的皮书。

    皮书的第一页,写着这么一段卷首语。

    “不要问轮回是什么,重要的是你选择相信什么。”

    “不要问过去与未来,这世界无终亦无始。”

    “不要去寻找答案,答案将是你无法承受之重。”

    宁凡目光陡然一变。

    若他没有看错,这卷逆命之雷所有的字迹,赫然竟是…他的字迹!

    字迹的相似,难道只是一种巧合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