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ca88亚洲城手机版,ca88亚洲城手机客户端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a88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 其他类型 -> 嫡福-> 第六百零三章 异心

第六百零三章 异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魏明煦哭笑不得,道:“这么要好?有时候太惯着旁人,只辛苦了自己。”

    林芷萱道:“也还好,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有数,出去瞧一眼我就回来。”

    魏明煦点头,道:“我陪你过去。”

    说着,魏明煦等着林芷萱起身换了衣裳,一同去了后花园的怡神所,女客的宴摆在这这里,还能一边听着戏。

    林芷萱正卡在饭点的时候进去,众人都纷纷起身离席给林芷萱和魏明煦见礼,柳溪赶紧吩咐着人给林芷萱的主位一旁填了个座位,让魏明煦先坐,虽知道魏明煦不会在这里就留,却还是给他摆了碗筷和酒杯。

    与林芷萱一桌的都是些公主王妃,见了林芷萱面色还好,便问了如何,林芷萱说:“昨儿被冷风扑了,有些伤寒,不很碍事。”

    魏明煦却道了太医让好生歇息,怕有大碍,毕竟才有了孩子,身子还没有调养好。

    众人瞧着她们夫妻恩爱,也是含笑点头。

    王夫人却瞧着魏明煦,若有所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魏明煦替林芷萱敬了一杯酒,众人应着都饮了,林芷萱只喝了小半碗粥,觉着这儿的菜色油腻,屋子里也闷得很,很不舒坦,强忍着吐意,告了辞,魏明煦也陪着她离开了。

    只又对众人客套了一番,道了失礼。

    众人起身相送。

    才出了门,林芷萱就忍不住扶着廊柱,将方才吃的小半碗粥都吐了出来。

    魏明煦拧着眉头,让人去抬辇轿来,抬林芷萱回去,秋菊赶紧去捧了茶水来给林芷萱漱口,夏兰将垫子垫在了廊上,让林芷萱先坐坐歇歇。

    魏明煦却觉着此处有风,冷得很,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系在了林芷萱身上。

    林芷萱强笑道:“不碍事,就是一阵,吐出来就好了。”

    魏明煦的眉头却紧紧皱着,面色不善道:“这几日都不要再出门了,好生躺着歇歇。”

    林芷萱点头应着,道:“好,我自然知道,可是这不是九姐儿的百岁宴么,我不来又不好的。”

    王夫人担心林芷萱,在那儿也吃不下饭去,便也悄悄的出来,却不想沐大太太眼尖,竟然也跟了出来,王夫人原本远远瞧着魏明煦还在陪着林芷萱,也不好上前,沐大太太出来,正瞧见林芷萱扶着廊柱呕吐的一幕,吓了一跳,难不成林芷萱又有了?

    沐大太太心乱如麻,赶紧上前去凑上了王夫人,问她出来做什么。

    王夫人与她寒暄了两句,说担心林芷萱。

    沐大太太这才的细问了林芷萱是得了什么病。

    王夫人道:“就是有些伤风,还脾胃不适罢了,没什么大碍。”

    听王夫人这样模棱两可地一说,沐太太心中越发的起疑,又拉着王夫人旁敲侧击地问了好半天的闲话。

    那边林芷萱回了锡晋斋,魏明煦让林芷萱多少吃些,林芷萱却摇了摇头,反胃得紧,道:“先多少喝些药,净饿几天试试吧。我没事,睡一会儿就好了,王爷先过去吧。”

    魏明煦又吩咐了一遍屋里的丫鬟婆子尽心些,这才去了前头。

    王夫人好半天才摆脱了沐大太太,好在过来时林芷萱还没有睡着,着实因着胃中难受,到当真有了些当初有孕时的苦楚。

    林芷萱见王夫人进来,忙道:“娘怎么过来了?可用过了午膳?”

    王夫人道吃过了,又问了林芷萱身子如何。

    林芷萱说好了许多,只是方才出去走了那么远有些累,况且她如今饭食也吃的少,身子到底虚些。

    王夫人有些欲言又止,对林芷萱道:“你与王爷这些日子可有什么龃龉?”

    林芷萱诧异于王夫人为何要作此一问,茫然道:“不曾啊,怎么了?”

    王夫人犹犹豫豫地瞥了四下无人,才道:“那怎么今儿早晨,你病了,王爷却让你府里的那个胡大夫,给王府里其他的几个姬妾都把了脉,查验了身子。你不是有孕的时候,王爷都没有动那个心思,如今若是你们没什么龃龉,好么生生的,王爷怎么动了那个心思。”

    林芷萱胸中仿佛被堵了铅块一样,想吐却吐不出来,压在胸中难受。

    她又记起了清晨魏明煦的眼神。

    他想要个儿子的。

    而最快最稳妥的法子,就是纳妾罢了。即便是不用纳妾,王府里也有些半新不旧的人。他甚至还没有临幸过李婧呢。

    林芷萱想着觉着恶心,又扶着床架吐了起来,却实在没什么可吐的了。

    王夫人在一旁轻轻给林芷萱拍着,也是心疼,道:“你可有了打算?哎,这本就是寻常,况且他还贵为摄政王,有几个姬妾倒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事儿你最好也是要抓在手里的。这府里虽然只剩这么几个人了,可是这亲疏远近你总要分清楚了。还是由你的人去侍候最好,否则日后看那些姬妾侧妃们做大,也难收拾。

    尤其是如今,你只得了个女儿,若是哪个生下了个儿子,说不定会动摇你的王妃之位啊,况且我瞧着他们家世也都不弱。你要多留个心眼。咱们家人口简薄,你爹在这种事上头也不算多,你见得不多,可是我在王家的时候却是见惯了这种事的。如何做好一个正妻可要比做主母更难。”

    林芷萱听着心头堵得慌,只求王夫人略容她歇歇,她困得很,想睡会儿。

    王夫人瞧着林芷萱躲避的姿态,很是不满,却还是但由林芷萱的身子,知道她讳疾忌医,也不好再逼她。她的阿芷是个心中有计较的,只要自己给她提个醒儿,她自然能做好。

    王夫人劝了林芷萱两句,就让她先睡会儿吧,前头好些人还等着王夫人,王夫人也不能离席太久,便先回去了。

    林芷萱点头应下,让夏兰亲自送王夫人回去。

    林芷萱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再怎么都睡不着。

    他在自己病中的时候,竟然想起要宠幸姬妾了。林芷萱的眼眶有些发酸,可继而一想,王夫人说得对,他是王爷,还是摄政亲王,那般显赫,就连朝鲜王都知道要给他送美人儿,送姬妾,他与皇帝无异,若是他当真登基,还要有后宫佳丽三千的。

    即便退一万步说,男人三妻四妾也很寻常。

    可是,林芷萱终究觉得心头堵得发慌,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